撤侨行动序列18:排除外敌(1 / 2)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不下,在互相不予理会对方的同时又用自己那细微的小心思思考着对方的行为与话语,也曾想要互相理解对方,但却因为这种心思而彻底打消了念头。

持续急行军半个小时左右,前边的哨塔已经显而易见了,只不过本该枪林弹雨的电厂门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吴欣桐见状示意众人低下身子尽可能的躲避探照灯的光线,自己则本能的从枪套里掏出带有枪口抑制器的手枪。

锐利的目光投向门口的几处阴暗的角落,除了几具明显被人堆叠好的尸体隐隐约约散发出浓厚的戾气外,也仅仅剩下了几个身着友军制服的士兵。

吴欣桐半蹲在草丛当中,将拳头微微举起,直冲着自己的太阳穴,示意身后的三人终止一切交流与行动。停滞在太阳穴旁边足有半分钟左右的时间才可安心放下。

缓缓的将跨在背后的m200紧紧握在手里,打开倍镜防尘盖之后随即开始了对电厂周围的观察。黑亮的枪口稍微露出点儿草丛,俊俏的脸颊紧紧的贴住托腮板,这不免令她感到一丝舒适,但并没有持续多久。

枪托紧紧抵住肩胛骨,略显粗壮的胳膊却成为了此时此刻唯一的依托,依靠的腹部与胸部的核心区与手部为主支撑的整个人坐在地上,骨肉均衡的腿在严肃的军装下并没有多么显露出来,冲着右侧仅此而已。

“这些人不是自己人,是那些叛军。”

吴欣桐冷冷的说着,随即瞄准了一个潜伏在水塔上的狙击手,只见从狙击镜微微反射出来的光亮愣是让吴欣桐看了个正着,稍有凸起的胸部稍微让她从身体上来看有些不利。

急促的呼吸会影响瞄准,从而给一枪毙命的准确率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从这时起她开始试着调整呼吸,直至一阵清凉的小风吹拂过她的发梢。

狙击镜瞄准那个白色的光电,看来那个傻乎乎的敌人明显没有在乎到他的9点钟方向,但是吴欣桐却很在乎3点钟方向的这个敌人。

军靴踩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深刻的鞋印,挺直的腰板更是如同松树般挺立着。

“……”

她憋住一口气,瞪大了右眼紧盯着那道白光,食指搭在那轻薄的扳机上,略微有些颤抖,这怎么说相隔也得有个400米远的距离。

她的心里估算着落点与弹道,大脑飞快的感受着一旁的风向与风速,仅仅在几十秒钟一系列确切的数据便已经牢牢的刻在了她的心中。

布满了老茧的手有些酸,但也是硬生生的挺着,根据计算出来的数据枪口也在微微上扬,继续上扬,直到达到心中理想般的模样。

锁定了敌人的位置,随着枪口的一下抖动与那明显肩膀一阵酸痛,又一发.408子弹直奔敌狙击手而来。

咻的一声,伴随着.408子弹以全速贯穿了敌人的脑袋,死亡来临时,此刻,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他的头开花了,血液喷溅在了一旁的表面,整个人的脑袋顿时炸开了锅,一下子猛猛的贴在了水塔上,彻底的死亡了。

“狙击手解决了……那个~唐舒嫣同学解决一下灯光吧~”

充满调戏般的语气迅速惹笑了一旁的唐舒嫣,只见吴欣桐将瞄准镜的防尘盖又重新盖上,枪口也随着敌情的消失而慢慢压低。

一阵阵呼气吸气整了个不停,这可算是把吴欣桐憋了个够呛,她盘腿坐在那里,尽情呼吸着来自清晨的新鲜空气,脸颊红的均匀,活像一个大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