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52.卡手、胜利与弃恶从善(1 / 2)

“总而言之,不赶快做点什么的话……”汉诺骑士在心里面如是想道,但是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第五张手卡。

“总而言之,不赶快做点什么的话……”孤高勇士心里还悬着,一个大大的“危”字在头顶闪烁。

但是手卡一堆七星怪兽我能怎么办!?

“先攻就由我拿下了!”迫不及待的,汉诺骑士抢下了先攻。

“哼,好吧。”孤高勇士淡然一笑。(太好了……)

如果是自己先攻的话,场上一片空直接宣布回合结束那乐子可就大了。

“发动速攻魔法卡!手札断杀!双方各自从手卡选择两张卡丢弃,然后从卡组抽出两张卡!”

孤高勇士依然是一脸淡然的微笑。(干得漂亮!!汉诺骑士!)

“我将两张手卡丢弃,好了,轮到你了!”

将两只绿狒狒丢到墓地中,两人同时将手指伸向卡组的卡片出口。

“这一次的抽卡……”“决定了一切!”

“抽卡!”

两人同时抽卡,在看清卡面之后,非常默契的同时在心里“啧”了一声。

淦!也没好多少!x2

但是起码能动了!

“发动魔法卡!凤凰神的羽毛!从手卡将一张卡丢弃,从墓地将一张卡放在卡组的最上方!”

“我将手卡中的侵入魔鬼·蟑蠊丢弃,从墓地中将手札断杀放在卡组最上方!”

“接着发动魔法卡!灵魂补充!从墓地中将任意数量怪兽特殊召唤,然后支付召唤数量x1000的生命值!”

“我将墓地中的三只侵入魔鬼蟑蠊特殊召唤!”

一瞬间,随着数据流的构筑,三只长相一模一样的火星蟑螂出现在汉诺骑士的场地上。

【汉诺骑士lp4000→1000】

“对方生命值下降到了100高勇士的ai在忠实的报告着决斗情况,而孤高勇士虽然看起来十分冷静,但是整个人其实慌得不行。

(一瞬间就召唤了三只上级怪兽啊……妈妈!我想回家!!)

但是没关系!他的场上有三只上级怪兽,我的手卡和墓地里还有绿狒狒,只要下个回合能找到一张可以召唤的怪兽。

只要一张!一张!

“哼哼哼哼……”汉诺骑士忽然间冷笑了出来,“你想复活自己墓地里的狒狒怪兽,没错吧?”

孤高勇士淡然一笑,“那可说不准。”(完蛋!被看穿了!)

“真是遗憾,我可是不会让你场上留下任何怪兽的!”汉诺骑士说道,“我将场上的三只侵入魔鬼解放!”

三只火星蟑螂消失在空中。

“上级召唤!出来吧!侵入魔鬼!威角!”

一个巨大的影子从光芒消失的尽头从天而降,落在了地上,掀起了大片的尘土。

“噫!?攻击力3200点!?”

“这只怪兽一回合一次,可以通过支付一半生命值,将对手场上的卡全部破坏!”汉诺骑士冷笑,“我就这样结束回合!好了,轮到你了!pyaker的熟人呦!”

“我的名字是孤高勇士!被pyaker唯一承认的男人!!”孤高勇士反驳道。

说是这么一说,但是凭借一个名头吓退汉诺骑士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只剩下赢得这场决斗了。

“我的回合!抽卡!”

孤高勇士瞪大了眼睛,“诶?”

电子界男巫?竟然上手了……虽然抽到这张卡是好事,但是这张卡具体要怎么用呢……

——你的话一定能运用自如,我时刻与你同在,电子界时刻与你同在……

——因为我一直都注视着你,正如同你注视着我一样……

想象着高光的pyaker对自己说着鼓舞的话,孤高勇士心中忽然间涌起一阵莫名的勇气。

“对啊!我一直都在注视着pyaker,我的话,一定做得到!!”

“通常召唤电子界男巫!”

卡片被激活,化作数据从孤高勇士手中消失,又突兀的在场地上展开,变为了一个身穿白色魔法师长袍的魔法师。

“游作,你来的正好!”草薙看到走上热狗车的游作,连忙招呼道,“快过来!”

“怎么了?”

“快过来看!”草薙说道,“发现了除了你和左轮之外第三个使用电子界的人!”

游作闻言,放下书包,走到了电脑屏幕前。

“lonelybrave?孤高勇士?”看到这个名字,艾忍不住了,“什么啊?这个名字,稍微有些古老啊。”

“嗯?电子界男巫?”游作注意到电脑屏幕里那个是电子界男巫,那我手上这玩意儿是什么?

游作拿出了自己的卡,艾凑上来点了点,立刻就有了判断。

“啊,这张卡里面的数据被抽走了,现在这是一张空壳,放到卡组里也不会判定生效的那种。”

“什么?”游作闻言,看向了屏幕中的电子界男巫,以及孤高勇士,沉默了一下,“草薙哥。”

“ok,交给我吧!”

“电子界男巫的效果发动!”画面里,孤高勇士下达了发动效果的命令,“一回合一次!可以将对方场上一只怪兽从表侧攻击表示变为表侧守备表示!”

“电子算法!!”

艾“这家伙连技能名也要拷贝啊?难道就不能自己起一个名字吗?”